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太傅教导日常

            太傅教导日常(根本不记得第几)

  听说熊孩子的厨房被老板封上不准他再使用了,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为了安慰熊孩子,我送了他一本书给他。就是路边摊那种披着言情皮教唆深闺少女反抗父母的书。昨天熊孩子把书还给我,当时着急回家我并没有仔细看。结果回家一翻开......

   恩......内容我完全不想描述,总之我在床上躺了几天,我觉得我需要缓缓。

   装了几天病,再看到熊孩子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了。看着熊孩子那张清秀的小脸儿我脑海中总能浮现出书中描述的场景。没办法,面对熊孩子的时候就只能假装看书。虽然我平时发呆的时候也是假装看书。

  看书发呆的时候我想了一下老板那张留着络腮胡子的脸,然后默默地住了脑。想太多是病,得治。

  就这样保持了几天不去看熊孩子。平安无事的到了休沐的这天。

  阳光正好,搬了房间里的软塌毫无形象的瘫在上面,抬头就能看见熊孩子刨了我的院子种下的葡萄架。翠绿翠绿的叶子顺着我的钓鱼竿儿往上爬。

  ......等等,我的钓鱼竿儿?!

  自从上次熊孩子趁着我装病不能下床,举着锄头就把我院子里的花儿给刨了。别地儿不刨,就我窗口那块儿,一点儿都没剩下,全给种上葡萄了。

   当时我躺在床上冷静的咬着被角思考着装病结束之后要怎么收拾熊孩子一顿。

   我说他从哪儿弄到的东西做葡萄架。捂着胸口险些被气的再装病五天。

   想拆葡萄架又舍不得鱼竿儿,而且葡萄长得又挺可爱的......

   拂了拂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回到书房修改下次熊孩子的考试内容。

落笔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看了看试题内容没什么问题熊孩子肯定答不上,答上了也不一定对。满意的放下试题回到院子里继续晒太阳。

 晚饭后在院子里散步,散着散着突然被一个侍女扑到了大腿固定在一个抬脚往前走的姿势上。

 拔了两次都没把腿拔出来我被迫听完了侍女的话。

 概括一下: 熊孩子被鬼吓到了需要我过去一趟。

 先不说这侍女演技浮夸,就说你这故事的内容:熊孩子,被鬼,吓到了。对不起,一个字儿都不信。

 像拔萝卜一样拔腿的时候被刚好路过的兄长看到了。侍女想看到救星一样哭哭啼啼的把故事又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兄长眼神就变了。

  不是,兄长你听我说,这么蠢的谎,真不是我教他扯的。

 最后,我带着熊孩子傻了吧唧连谎都不会扯,演技还浮夸的侍女去了熊孩子家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侍女在快到熊孩子房间的时候突然特别大声的哭了起来。

 我进去的时候熊孩子房间里满是药味儿,熊孩子靠在床头一点也不专业的装柔弱。见我进来还假装咳嗽,眼巴巴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向窗外,啧,没有花。一脸可惜地回过头坐在熊孩子床边嘘寒问暖。问及生病原因的时候,演技浮夸的少女突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大哭,哭着说可怜的公子和杀千刀的女鬼。

  侍女哭着说完可能是没词了,就站在那边一直抽泣。我悄悄地看了一眼熊孩子,他一脸迷茫的表情。不是我说你,你扯谎的时候都不和同伙通通气的吗?

   无奈的配合他们把戏演下去,假装认真的听着熊孩子编了一段儿井边素衣白裳,长发披肩的女鬼。你下一句是不是就要夸女鬼长得漂亮啦?!

   我实在是忍不住瞪了熊孩子一眼,熊孩子也适时地停止了他的瞎编。然后我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

  看了一眼熊孩子的脸,我不由自主的开始发呆。熊孩子最近好像有点憔悴啊,黑眼圈都这么明显了。

  发了一会儿呆。熊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本书,仰着脸看着我。

  你以为你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就会给你讲故事了吗?我像是会心软的人嘛?

  大概半盏茶的之后吧,我念故事已经念得口干舌燥了。喝水的功夫我看了一眼熊孩子。出乎意料的,熊孩子脸色苍白目光呆滞。

 ?

 怎么了?

 我看了一眼书的内容。哟,这不是那本爹丕暖吗。

 再看一眼熊孩子。

 恩......和我当时的反应差不多。

 同情地拍了拍熊孩子的肩膀,然后被一脸脆弱的熊孩子拽住了手臂。看他那小可怜样儿我就借他多抱了一会儿。可没想到,可能是房间里的气氛太好,可能是我刚好坐在床边,总之我睡着了。再起来的时候熊孩子正躺在我身边睡着。平时熊的不行,睡着了之后倒是显得乖巧了不少。

  小心地起身,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天已经黑了,但是宵禁之前回家也不是不可能。于是简单地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匆匆地赶在宵禁之前回到了家里。

  沐浴过后瞥见小几上的书,嫌弃地把书丢进炭盆儿里。这种东西,也不知道是谁送到熊孩子手上的,看来以后要好好筛选一下送到熊孩子手里的东西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