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太傅教导日常(忘了几)

  致,我亲爱的战战酱,生日快乐~贺文第二发稍后送上


作为一个正直的太傅,偶尔,我也不是不可以服个软儿。介于上次忽悠熊孩子忽悠的太成功,事后熊孩子反应过来之后气的连续三天拒绝了我八次见面请求以及一次晚餐邀请。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提着昨天跑去买的八哥,慢悠悠的走向熊孩子的家。
   恩……虽然可能会让熊孩子嫌弃……毕竟这鸟实在是太丑……但是刚好可以趁机告诉熊孩子不要玩物丧志。
  这么想着晃悠到熊孩子家,抬手敲门。老管家给我开门的时候看到我,那个表情分明就是:怎么又是你。
  然而不管他怎么想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的。于是他回去请示熊孩子问他要不要见我。第九次了,我摩挲着鸟笼想。如果熊孩子再不见我的话,我就只能……找他爹谈谈了。是的,老师们的终极大招,找家长。
  我站在门口想着熊孩子被父亲打屁股的样子,开心的不能自已。
  可惜熊孩子并没有给我这个机会,老管家说熊孩子愿意见我。一脸可惜地把鸟笼交给老管家,跟着他走向熟悉的院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看到熊孩子的院子的时候达到了定点,我几乎有一瞬间想要转身逃走。
  我犹豫了一下。
   然后走在我前面的老管家被泼了一身水……
   ……目瞪口呆的看着老管家嘀嗒着水,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然后从花丛后边揪出了一个小姑娘。
   哟~这不是熊孩子身边的侍女葡萄嘛。
   从老管家手里接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没事的丑鸟,带着蔫头耷脑的葡萄,我踏进了熊孩子的会客厅。
   熊孩子看见我的时候愣了一下,很明显刚刚的事就是他示意的,不然蒲桃一个侍女没有胆子敢泼客人的水。
   熊孩子愣完之后倒是很机智的转移了话题“老师手上的是什么?”一点也不高明的转移话题,但我也好心的没有揭穿。
   “是给公子的礼物。”说着把手里的八哥递出去“这鸟儿虽然不美,但可说人语,送与公子解个闷。”
   熊孩子接过鸟笼摆弄了两下就放在一边,不甚喜欢的样子。但是……“公子手上的刀伤是因何而来?!”一把抓住想要缩回去的手,这熊孩子手上什么时候有这样多的伤口?!
   熊孩子挣扎了两下就不动了,低下头看着手也不说话。气的我想撸起袖子揍他一顿。熊孩子!长本事了?!
   本来我都准备撸袖子了,结果熊孩子扭扭捏捏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递给我。
   ……多金贵的东西你要拿手帕包起来?皱着眉看着眼前还没有半个巴掌大的手帕包犹豫着。熊孩子递给我这个东西是什么意思?求和嘛?
   看了一眼熊孩子假装矜持的表情,我估计这个小包可能就是熊孩子手上刀伤的原因。但是我并不是很想打开它。虽然只是和熊孩子相处短短几个月,但是熊孩子的做事方式我想我还是很了解的。如果我打开,这里面的东西很有可能会让我心软,继而他说什么我就答应什么。但是如果不开……瞥了一眼熊孩子紧盯着小包的眼睛……我又觉得……有点舍不得。
   我最后还是开了,里面是一个……雕的很丑的包子……有的地方会凹下去一块,看得出来是初学者的手艺。所以……熊孩子是想要给我这个?
   “本来是想要在你生辰的时候送你的……”熊孩子的声音闷闷的。我觉得眼眶有些发热……我没哭,真的。
   熊孩子……
   我是个正直的太傅,恩怨分明的那种。所以第二天我就去找了个手艺人,花了几天的时间学习,然后雕了一个精致的……底座儿。虽然和上面样式简单的葡萄串儿不太搭,但重要的从来不是它是否真的好看。
   为了显示我的诚意,我特意去买了最好的墨,那种水洗不掉色的,涂在刻字的那面。然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趁着熊孩子午睡的时候,轻轻的啪叽!印在他脸上,满意的看到熊孩子的脸上,特别显眼的三个字:熊孩子
   虽然实际操作的时候发生了点小插曲——印章刚改完熊孩子就醒了,然后莫名其妙的脸红……不是,我也没亲你,你脸红个什么呀?!——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挺完美的。
   哦,你问为什么?那天回家我仔细看那个包子的时候,发现那不只是个雕刻,那平面的地方刻着三个字!至于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说出来?!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