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丕司马动物梗儿

  又是一年春来到,作为丛林之王的曹操开始为自己刚出生的儿子丕寻找伴侣。由于曹丕本身的毛发颜色与别的老虎的颜色不太一样,是以曹丕很讨厌有人提及他的毛色。
  比如这样的:诶诶诶,你看,二公子好可爱诶,像个白团子。
  你看看,你看看这像什么话?!我堂堂丛林之王的儿子,什么就可爱?!恩?!什么就可爱?!可爱能当饭吃吗?!
  于是年幼的一点儿都不威武的曹丕殿下就愤愤然离家出走,准备独自一人学会捕猎,然后让平日里夸他可爱的母老虎们闭嘴。
  哼!等本公子学会捕猎,就把你们统统流放到外面去!一个不留!
  曹丕用爪子挠了一篇诀别赋之后毅然决然地咬住自己的球离家出走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包子山狐狸洞,洞主的二儿子司马仲哒被父母催婚烦不胜烦,于是只能偷偷溜出来散心。
  “找个媳妇哪有那么容易啊......”司马懿对着月亮梳理自己漂亮的白毛。“但是又不想像大哥那样被人家抢去。”舔舔舔,诶呦,有一撮儿毛儿打结了!
  最终用一个特别扭曲的姿势把那撮儿毛儿咬掉,司马懿决定给自己找一个看得过眼的带回去做童养媳。于是司马懿趁着月色正好颠儿哒颠儿哒的出发去寻找适合做自己童养媳的人选。
  修长的四肢带来的不仅是更快的速度,还有更高的视野,这让他很容易就发现了一片漆黑中的......瑟瑟发抖的白色团子。
  小碎步跑过去,摆出矜持又高傲的样子:“你是谁?来狐狸洞干嘛?”
  曹丕负气离家出走之前并没有考虑过晚上要在哪里过夜的问题,而且由于年幼不常离开父亲的地盘范围,曹丕现在很是尴尬的不知道自己在哪。眼看着夜幕降临只得随手扯了一片大叶子盖在身上遮掩一下勉强熬过这个晚上。
  谁知道夜晚的风居然这么冷,冻得瑟瑟发抖不说身上的大叶子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这可不行,一身白毛儿在黑夜里太显眼了。就在曹丕准备重新扯一片叶子遮住自己的时候,他一回头发现了四条大白腿。恩,就是那种一看就是长在漂亮小姐姐的身上的那种。
  曹丕仰头以为能看到漂亮小姐姐,结果由于位置的关系他不只看到了小姐姐,还看到了小姐姐的丁丁......
  小姐姐的......丁丁?!!!!啊啊啊啊啊,小姐姐怎么会有丁丁!!!!
  就在曹丕纠结小姐姐为什么会有丁丁而且丁丁这么大的时候,长着大丁丁的小姐姐说话了;“你是谁,来狐狸洞干嘛?”恩,,,声音听起来满满的嫌弃,就像他的表情一样。
  然后该怎么回答呢?自己是隔壁地盘曹操家的二儿子?这样不被抓起来或者干掉才怪呢!
  于是曹二公子假装自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幼崽,绕着小姐姐的大长腿蹭了蹭,然后一屁股坐下,想装做乖巧又可爱的样子。
  曹丕做完这一系列羞耻的活动之后在心里默默地鄙视自己。啧......脸都丢到外面来了。
  司马懿明知道这家伙在装傻,但是看在这家伙长得还算能入眼的份上,既然对方不想说的话......
  低头一口咬住幼崽的后颈,感叹一下软绵绵的真是好口感,然后迈开大长腿跑回狐狸洞。
  谁想到深夜回家被母亲逮了个正着,在一番冗长的关切之后,司马懿把嘴里叼着的幼崽向母亲那边展示了一下。
  “仲哒啊,你说你不想成亲也就算了,你叼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回来就能代替自己的孩子吗?blabla......”
  “不是啊娘,这是我找的媳妇。”
  “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嘎?媳妇?”
  “对,媳妇。”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找了个媳妇,司马懿还舔了一口趴在地上呆愣的团子。
  这一口把曹丕舔得翻了个儿,也回了神。然后他瞬间炸毛:啥玩意?!媳妇?我刚才有哪个动作做的不对让你误会了吗?要不我重做一下你再看看?虽然你长得好看,但你也不能乱说话啊。
  曹丕这边刚想蹦跶起来和这个长丁丁的小姐姐理论一下,被眼疾手快的司马懿一爪子按在地上动都动不了。挣扎的样子像只划水的乌龟。
  “但是......他好像不太乐意的样子,而且是不是有点儿太小了?”
 “这就是我们的事了。”司马懿一口叼起挣扎着的曹丕,在他脖子上磨了磨牙,示意他安静一点。在其他的问题到来之前迈开大长腿颠儿哒颠儿哒的回了自己的洞府。
  被毫不留情扔到地上打了个滚儿的曹丕刚想质问关于媳妇的问题,就被按在地上从头舔到尾。
  “干嘛干嘛?!长得好看就能耍流氓啊?!”曹丕被舔完毛儿,顶着支愣八翘的头毛张牙舞爪的跳了起来。
  然后下一秒被司马懿一巴掌拍回去用尾巴卷了个严实。
  “睡觉”透过司马懿厚实的毛,曹丕听到的声音有一些模糊,但这并不妨碍曹丕对于这个命令的反抗。
  在曹丕爪牙齐上的挣扎下,司马懿的尾巴终于......动了一下。
  “......哼!傻大个儿。”曹丕留下这样一条评语,然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满意的睡下了。
  第二天司马懿睡醒之后整个狐狸都不好了。很长时间没见过面的七大姑八大姨甚至隔壁家的二花都跑到他的洞府门口伸长了脖子朝里面打量。
  “哎呀,你轻点儿,把他们吵醒了!”
  “那就把你的脚拿开点儿,你踩到我尾巴了!”
  “诶呦,别挤别挤,我脸上是谁的尾巴!”
  ......这糟心的亲戚谁家的?!那边儿那个一脸严肃的我看到你了啊,你不是说你对八卦没兴趣吗?
  后边的假装看天的那个,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啊,你爪子下面踩着我上次栽在门口的花呢!松脚!
  司马懿这一动,露出了藏在尾巴下面睡成团子的曹丕。
  “哦哦哦,就是他啊......”
  “看起来好小啊......所以说仲哒是真的打算养大他做童养媳吗?”
  “你看你看睁眼睛了,好可爱啊。”
  ......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晚上的曹丕在仿佛起飞一般的嗡嗡声中醒来。刚想呵斥这群聒噪的母狮子,结果一睁眼......这一群白花花是谁?我是谁?我在哪儿?
  在思考了两秒钟以后曹丕伸爪子扒拉扒拉司马懿的大尾巴盖住自己;这不是真的,我还没睡醒,那些看起来特别傻的大狐狸是我的错觉。
  “害羞了害羞了,真可爱。”
  “啊,仲哒真是好运气,这么可爱我也想养一个做童养媳了。”
  半天之后木着脸的司马大狐狸带着曹幼崽逃出了七大姑八大姨的魔爪。来到了......小树林。
  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了以后司马懿带着曹丕抓了只兔子吃了顿无惨。然后在曹丕的要求之下他们抓了一个下午的兔子。一时之间,小树林里的兔子兔兔自危。凑在一起瑟瑟发抖。
  “所以,具体要点就是这样,你自己试试。”司马懿迈着大长腿把自己示范抓到的兔子放走,示意曹丕去抓。
  曹丕连扑腾带打滚儿的一个兔子都没抓着,在司马懿关爱的目光下死死抱住一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兔子,认由兔子发疯一样的蹦跶把自己甩的像风中摇曳的狗尾巴草。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司马懿看着被甩的眼冒金星的蠢崽。一口咬死了假装自己是匹烈马的兔子,然后卷起曹丕溜溜达达回了狐狸洞。
  本来约定第二天继续抓兔子的计划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
  “发生什么了?”
  “听说隔壁曹家把崽崽玩丢了。”
  “啥?!崽崽玩儿丢了?!啧......真是心大。”
  “你们见过老虎幼崽吗?”
  “没有啊,已经很久没见到狐狸洞附近有老虎了。”
  狐狸们一致表示没见到过老虎幼崽,但是来找崽崽的曹老板表示:不可能,我的崽一定在这里。
  虽然并不想让这群老虎进入狐狸洞,但是显然狐狸们并不能打赢有丛林之王之称的曹操。于是只能选择让曹操进入狐狸洞。
  曹操顺着自己崽崽的味道一路来到了司马懿的狐狸洞前。一开始曹操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崽崽,只是看到一个大毛球横躺在那里。
  这不对啊,我的崽呢?等会儿,这大白毛儿身上怎么有我的崽的味道?
  曹操尚在疑惑当中,下一秒白毛儿狐狸一翻身,曹操看见自己被压平的崽。
  ......曹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好。
  曹丕经过昨天的运动后睡得格外香甜,懒懒的睁开眼睛以后第一眼就看到老爹,抬起爪子打了个招呼。
  一盏茶的功夫,狐狸洞的大小狐狸还有曹操一起围住中间的一大一小两个白团子,商量着如何解决这次的问题。
  趁着大家争吵不休的时候司马懿低头咬了一口曹丕竖起的耳朵:“你不是猫吗?!你爹怎么是老虎?!”
 “谁跟你说老子是猫的?!老子可是未来的丛林之王!王!!!”
  司马懿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没自己大腿高的王,发出了一声介于嘲笑和敷衍之间的笑。
  被嘲讽的曹丕当时就要蹦跶起来给司马懿一口,让他尝尝什么叫王之愤怒。
  索性在他们开撕之前双方的家长已经借由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决定了最终的结果。
  不平等条约如下:司马懿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之内照顾曹丕的饮食起居;曹丕成年之后司马懿将获得择偶优先权。
  ......
  司马懿看到这样的条约之后,第一个反应是自己还没睡醒,第二个反应是我仿佛看了一个假条约。
  最后不管司马懿是如何不愿意接受这个不平等条约,他都得在曹丕的奸笑下收拾自己的行李跟着曹操来到了丛林曹家的地盘。至此开始了他的养成生涯。
  
————————————————
 司马懿合上曹丕的日记本,感慨了一下熊孩子的创作天赋然后决定三天不买葡萄。

评论(1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