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关于姜维的三个错觉

  话说西蜀大学将要有一个转学生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姜维作为天文课诸葛教授的得意弟子显然是很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的。而且作为得意弟子他要比别人知道的更多。比如:新转来的学生叫钟会,是个男孩子。又比如:钟会此人写的一手好字。还比如:钟会将要转到的班级,就是自己的班级。
  得知了这个消息活动姜维私下里和同学们打好了招呼,尽量对新同学表现的热情一点,免得新同学孤独。
  姜维以为新同学必然会喜欢这样的一个班级——毕竟谁会不喜欢一群聪明可爱机灵调皮的同学呢。
  这,是他犯得第一个错误。
  新同学钟会由班主任刘备领进门,在做了一番简短的自我介绍之后,姜维对这个新同学有了一点了解。比如这个新同学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小高傲的人。又比如这个新同学看起来并不怎么想融入他们。还比如......这个新同学声音有点好听。
  由于是插班生的原因,钟会只能选择一个空位置坐下,而这个位置恰好在姜维的旁边,靠近窗户的那张桌子。
  这样的话,在下次重新分配座位之前,我就有机会和他多说说话了。本着让新同学尽快融入集体,姜维这么想着。
  上课的时候姜维装作认真听课的样子,目光忍不住的朝着钟会的方向瞄去。
  他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姜维想着,然后戳了戳钟会。“钟同学......看起来没什么兴致的样子,是因为魏晋大学那边的课程已经讲过这里了吗?”
  钟会手撑着头,对于姜维的关心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回赠。“啊......”
  啊,是什么意思?讲过了吗?怪不得没什么兴致啊。姜维看着钟会发起了呆。
  在姜维看着钟会发呆的时候,讲台上的法正老师看到了这边。
  “姜维,让我看看你从新同学的脸上学到了什么?来解答一下这道题。”
  姜维哭丧着脸向讲台走过去的时候,仿佛听见身后若有若无的一声“蠢死了”
  新同学似乎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呢。姜维这样想着。
  这,是他的犯的第二个错误。
  在听到新同学仿佛嫌弃的话之后,姜维一直到放学都没有在和钟会说过一句话。不是他不想,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被新同学嫌弃了啊。姜维心里想着。
  放学的铃声响起,姜维起身前往诸葛教授的办公室。在办公室意外的看到师娘月英,姜维心到一声不好,转身试图在月英师娘没发现自己的时候悄悄离开。
  妻子给送饭本来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办公室的其他教授们一直都很羡慕诸葛教授。但是诸葛丞相却不这么认为,原因大概是虽然月英的饭做的很好吃,但是这个分量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正当诸葛教授端着饭盒一脸为难的时候,他眼尖的发现了正准备推门出去的姜维。“伯约,还没吃饭吧?刚好你师娘送了晚饭过来,伯约快来吃点。”
  姜维迈出门槛的脚不情不愿的收了回来,僵硬着脸想要拒绝:“师傅,我不饿,那是师娘特意做给您吃的,我晚上回去吃就好了。”
  姜维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逃离苦海,没想到月英师娘温柔的笑了笑从随身的包包里面摸出了第二个食盒......
  “伯约来了刚好,省的我去找你了,师娘也给你带了晚饭,要好好的全部吃完哦。”
  姜维捧着饭盒出了诸葛教授的办公室,眼神迷茫的抱着饭盒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么多也不知道小花吃不吃的完,不过应该没关系吧,小花还有其他的小伙伴儿不是吗。
  小花是姜维回家必经的一条小路上的流浪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它就在那儿,本来一开始还担心有没有坏人会伤害它,但是后来发现小花其实并不怎么亲近人。它亲近的对象大多数都是像小孩子一样内心柔软的对象。慢慢的姜维也就放下了心。
  像往常一样,姜维带着月英师娘做的绝对超过两个正常人能吃下的晚饭来找小花。准备和小花一起分吃晚饭。但是今天在小花经常出没的地方并没有找到小花的踪迹。姜维想了想带着食盒回了家。小花可能是出去玩了吧?姜维想。
  之后的几天也没有在那条小巷里面找到小花的踪迹,姜维这才意识到小花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在放学之后姜维找遍了小花可能去的地方,小花园,凉亭或者是......隔壁?等等,隔壁什么时候有人住了?
  姜维家紧挨着小巷,小巷的另一边是一个一直张贴着出售字样的房屋。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无人问津,想不到居然就卖出去了。
  姜维透过不高的树墙朝着院子里面张望。树墙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院子里面的草坪已经被整理过的样子。院子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兵器架。
  ......这东西应该摆放在院子里吗?在姜维思考着为什么院子里会有兵器架的时候,一团暖黄色的毛球窜上了架子。
  “小花?你怎么...?”小花看起来被打理的很干净的样子,这让姜维想起了小花这个名字是在姜维第一次见到小花的时候小花身上灰突突黑一块灰一块的时候取的名字。现在看来,小花只是应该洗一洗了吗?
  “这是你的猫吗?”意外的熟悉的声音从树墙的另一边传来,在他专注于看小花的时候,钟会贴着树墙走了过来。
  “这是你的猫吗?”钟会又问了一遍,带了点不耐烦的意味。
  “不,并不是......”姜维只能这么回答。
  “啧......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钟会语气中的嫌弃显然是忽略不了的,但是小花在他脚边蹭来蹭去的时候,他却没有拒绝,反而是显得相当有耐心。
  “只是经常见到而已”姜维愣愣的看着这画面。小花是不会骗人的,所以......钟会其实是一个像小孩子一样内心柔软的人?!
  “啧......那你要带走它吗?”姜维明显感觉到钟会虽然问出了这样的话,但是显然是不希望他真的带走小花的——不然他也不会把小花挡了个严实。
  “当然不,小花在你这里过的很好呢。”甜姜对意外发现的小秘密报以微笑。
   原来他是一个挺好相处的人呢,那么......他是不喜欢我才这么说的吗?
  这,是他犯的第三个错误。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已经是期中考试出成绩,准备重新排座位的时候了。时间距离姜维发现钟会其实是一个内心柔软的人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了,这段时间内姜维也不知怎么了,十分的热衷于探寻钟会不为人知的柔软的一面。虽然每次最后的结局都是以被钟会殴打作为结束,但是从一次比一次轻的力道来看,其实钟会也不是一点都没有感觉的。
  但是......真的要这么做吗?钟会他......会不会其实是讨厌我的?
  姜维抱着向师娘请教做的料理,犹豫着。
  终于座位以自愿分配的方式开始分配了,眼看着座位越来越少还都是不挨着的位置,而钟会还在张望的样子,姜维坐不住了,
  “钟同学,虽然,虽然我并没有赵统聪明,也没有刘禅大人温柔,但是,但是......”在钟会的注视下姜维的脸涨得通红:“可以请你和我在一起吗?”姜维大声的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先傻掉了......等等,虽然说是想和钟同学坐在一起,但是......在一起这种话怎么就这么说出口了......怎么办,他会讨厌我吗?
  姜维忐忑不安的表情显然取悦了钟会,他偏过头笑了一声:“既然这样,那么以后允许你叫我士季。”
  “士......士季?!”
  “恩,本英才给你的殊荣,要心怀感恩才行。”
   “是...士季。”
  原来......他也喜欢我啊。
  (新年贺文到此结束2333有没有下一发,谁知道呢?)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