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太傅今天很纠结日常(6)

    太傅教导日常(6)

  在外面被冷风吹了半宿,回家之后匆匆睡下的结果就是......我生病了。

  想来想去也不能把病气过给上司的儿子,于是我只好请了病假。

  一边喝着姜汤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熊孩子昨天突然推掉了聚会?明明很期待的。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来什么,只好翻出一本书来看。不多时,估计是熊孩子今天像往常一样等我没等到,派了他身边的侍女蒲桃过来。

  说实话我想吐槽这个名字很久了,你是有多喜欢蒲桃才会给身边一等侍女起这么一个......看起来就像一个吃货的名字啊。这种无语的感觉在我知道她还有个弟弟叫甘蔗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哦,不,这不是重点。熊孩子的侍女蒲桃过来的时候提着一篮子葡萄,听起来特别奇怪对吧,听下人这样报给我的时候我其实也是懵了一会儿的,然后才反应过来不是葡萄成精了,是熊孩子的侍女蒲桃。

  蒲桃来了之后问过我的身体之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于是装作拉家常的样子询问了关于昨天的事。

  蒲桃一开始不怎么想说的样子,但后来经过我拐弯抹角的询问后我大概拼凑了事情的原因:

  熊孩子早上起来没看到准备好的衣服,呆坐了一会儿以后,让蒲桃随便给自己找一套衣服就要出门。谁知道还没到门口就被上司叫去谈话。谈话的过程我并不想多做叙述,只是......熊孩子并没有他表现的那么不在乎呢。

  熊孩子出门碰到熊孩子弟弟,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然后熊孩子就直奔房间,给自己换了一套......奇怪搭配的衣服。

  然后...后面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总之我现在腰酸背痛的原因我是找到了。

  蒲桃走后我思索了很久,关于如何安慰一个熊孩子,想来想去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最后只好决定等病好之后带熊孩子出去散散心。

  不过散心的地方......在哪里好呢?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