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太傅教导日常(4)

  昨天晚上我一个想不开扒光了上司的儿子,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扔到床上,虽然没有做更多其余的事,但是很明显上司并不一定觉得我是真的并没有想做些什么。去往书房的路上,我思考着,如果我和老板解释,自己其实对毛都没长齐的孩子没什么想法能不能和和平解决这件事。

  我从未想过我的上司是如此......特立独行的人。事情是这样的:在我打好腹稿,随时准备好可以应对上司各种姿势的提问后,我推门进去准备迎接一个暴怒的父亲。

  上司先是询问了我关于熊孩子身体的问题,我估计这个家里并没有什么能真的瞒过他,于是干脆坦白说了。上司对于我的坦诚表示了欣慰,然后委婉的询问了我关于熊孩子喝药的问题。

  我知道正戏来了,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臣以为这不是简单的一碗药的问题。”果然这样的说法成功引起了上司的注意,于是我开始展现了我高超的瞎编能力:“主公可以这么想:虽然那只是一碗药,但那也不仅仅是一碗药。它也代表了公子所厌恶的不想做的人,事或物。他可以逃避喝药,但是并不能逃避所有的不愿意去做的事,如果事事都去逃避,那么今后如何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你......”

  “主公您可以这么想:如今,我用这种方式告诉公子,有些事情你不自己去做,会有人逼着你去做,而这个过程中很容易发生对于公子不利的事情。公子机敏,定然知道臣的用意。进而学会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

  说完这话的时候我仿佛听见了屏风后传来一阵重物落地的声响,然后是咯哒咯哒的磨牙声。

  在上司看不到的角度,我默默地对着屏风笑了一下,然后满意的听见磨牙的声音更大了。

  上司沉默了许久,然后拍拍我的肩膀,表示既然这样那之后熊孩子的衣食起居就还是交给我,并感叹了一句:“子桓那孩子,很久没有这么有活力了啊。”

  我默默地笑了笑,听说梨子对牙口好,我决定一会儿送点儿过去给熊孩子。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