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我恨天水话,我恨河南话,对话的部分是找的百度,但是其实自己没弄明白,如果有错的话,,,一定是度娘的错

  我呢,叫丘建,是镇西将军钟会的部下,你可以叫我的全名丘,建,但是你不能和我手下的那帮混账一起叫我小健建!
   啊,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事啊。我今天要说的是隔壁姜府的事,不是我说姜维你个大老爷们儿,你跟媳妇儿服个输,认个短儿怎么了?!让你吃二斤肉包子了嘛啊?现在好了,你媳妇儿跑了,你开心了?哎哟,我们千里迢迢的跑过来,一天不到你又把你媳妇儿气走,我们又要千里迢迢的跑回去,你这图的个是啥啊。将军生气,我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你看,这不是又......
   “这什么破马车 啊,走的这么慢还一直抖,小健建,摆治摆治,顺带把内垫儿也拨拉波拉,坐的这不得劲儿。”
   将军...你怎么也知道这个名儿啦?还叫的这么顺口!彼时我正一边给将军拨拉垫儿一边思考要不要委婉的和将军商量商量,要不咱还是骑马吧。您的马虽然来的时候已经快被您抽的口吐白沫了但是现在它已经休息好了,跑的特别快,真的,咱能别收拾这马车了嘛?才出门半个时辰不到,这已经修了第三回了。
   正当我收拾马车的时候呢,后面来人了,诶哟,那离远了一看啊,烟尘滚滚的就过来了,到了地方,诶,一刹马,内点子灰全呼到将军脸上了。我的亲娘诶,将军脸色当时就和锅底一个色儿了。 
   “四季啊,嗦的好好的咋就走了捏? 我杂来,你把我字该呆呆!(我怎么了,你这样对待我)”
    喵喵喵?“姜伯约,你再说天水话看俺不摆治死你!”
   “好好好,只要你别不张视我啊,乖乖,走,我们去吃火锅、串串、酸辣粉、毛血旺、水煮鱼、水煮肉片、抄手、辣子鸡、芋儿鸡、鸡杂面、冒菜……”
   ......呔!好你个姜伯约,你当我们将军是猪嘛?!看着将军的小黑脸儿,我觉得这事儿不大可能成。然后果然......
   “俺忙活半天跑来看你,你看都不看俺一眼,就跟你老师儿在那儿咋呼。可下有个齐整的老妙让俺坐下,你倒好,马上就忌讳上了,还跟俺嗷嗷,你个二半吊!作死咧?!还有,你要是再说天水话,你就给俺镐蛋!”
    看吧,将军气炸了,我就知道,姜伯约你个大傻砸不会哄媳妇儿。诶?不对,光天化日的你拉着我们将军要去哪?!就在马车里?马车里也......
  “小健建你在外面等着。”
   好的将军,是的将军。
   反正也不知道俩人是咋掰扯明白的,之后姜伯约内二傻子就滴溜着将军带来的东西,俩人溜达回家了。但是...为啥将军带来的行李里,那么多给老头儿老太太用的东西呢?


-------0000------
  “爹啊,我去我拔丝儿家里看看啊”
   “恩,去吧”正在练字的钟爹......

---过了一会儿-----

    “恩?臭小子你哪来的拔丝儿?!”终于反应过来的钟爹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