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昭师脑洞

   自打入冬以来啊,司马昭就独得兄长的恩宠,他多次劝兄长,憋把冰凉的手塞进他怀里叫他起床,可兄长他就是不听呢,就欺负他,就欺负他,偶尔还塞个冰凉的包子在他怀里。对此,司马昭表示:……兄长你找我捂手的时候能不能把手套摘了,我身上一道一道的都是你的爪子印儿,你没发现父亲看我们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吗?
   兄长嚼着包子笑:你别把领口开那么大就没人会看见啦。
   欺负完蠢弟弟心情大好,虽然蠢弟弟还是没有换上高领的衣服,但是好歹是找了条围巾把脖子围上了不是?能多盖住一点总比不盖强,省的出去招蜂引蝶。
   说起穿衣风格,其实司马师小时候也喜欢宽松的款式,可一方面着实不方便,另一方面……昭这死孩子有一个坏毛病,每次都爱咬脖子……为了遮住痕迹,只好选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是没试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但这熊孩子就是有这样的勇气第二天顶着脖子上的牙印儿到处跑!在得到父亲希望他们能够矜持一些的暗示之后,他只好忍痛放弃了这个计划,温柔的和弟弟沟通了一下感情,从柴米油盐,到地铺的时限问题。
    咳咳……跑题了。总之,弟弟什么的,是私有财产,才不给别人看呢!

    被迫离开温暖的被窝,强行被带到演武场练习。在兄长的注视下,迫于兄长的压力,拿着刀意思意思哼哼哈嘿了几下,然后开始神游天外,心不在焉的四处打量。
    唔……兄长的腰看起来真细,抱起来手感也好的不得了……放在腰间的手也好看,匀称细长,唯一可惜的就是被遮住了,啧……明明兄长的手可是很暖的啊,最喜欢握住兄长的手在兄长的掌心里画圈圈,看兄长怕痒瑟缩又强装作无事的样子,真是可爱的不行。
    回味了一会儿兄长的小表情,然后他看到了兄长手边的四十米大砍刀……呸,是迅雷剑。
    说起来,作为一柄剑,迅雷着实是太长了一些,兄长在持剑奔跑的时候甚至需要一只手扶住剑神才能保证不在移动的时候剑插在地上
      ……
      等等……插在地上?脑补了一下兄长因为奔跑时手滑没拖住剑,剑斜插进地里,兄长被挑在剑柄上,挣扎着想要踩在地上的样子,司马昭没忍住笑出了声。
      “昭,你在笑什么?”发觉蠢弟弟看了自己一会儿,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笑了出来,甚至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司马师突然觉得这个笑容有点欠揍。
      “没,没什么……说起来……兄长小的时候有没有因为身高不够,被挑在剑上过啊?”
      “……昭哟”果然,自己的预感果然没有错。
      “是?”看着拿着剑走过来的兄长,司马昭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来做对战训练吧”
     “……”
     事情的最后,以司马昭顶着兄长给予新鲜出炉的爱的糖葫芦平趴在雪堆里作为结束,兄长又一次树立了他不可侵犯的高大形象。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