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日常小甜饼

       一日六车之三(马赵)

  我叫赵广,我今天也被喂了一嘴狗粮。

  我有一对父母,一对......经常喂我吃狗粮的父母。

  我的父母很恩爱,恩......这应该是件好事情,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心。

  有一天我和父亲一起出门,本来只想逛一个集市的,可没想到人那么多。我和父亲被人流冲散了。恰好遗传自父亲的路痴属性发作,我走到哪儿都觉得自己好像没走过,但又好像是走过的。

  于是我兜兜转转逛了很久,终于看见一个熟悉的拐角!我一脚踏出去!......然后默默地把脚收回来。

  不是因为这不是我们家前面的拐角,是因为我超爹正拉着我爹的手,假装周围人很多的样子,搂着我爹的腰......

  爹你睁开眼睛看看周围啊!你们周围的人恨不得能离你们八百丈远啊!那些想贴上来的,都被超爹瞪走了啊喂!

  最后我是被关索带回去的。

  别问我为什么不回家,我不想回答。

  还有一次,父亲带我出去买糕。是的,我们又冒险出来了。这次我吸取教训出门没带超爹。

  可谁知道我买个糕一回头的功夫,超爹和我们来了个偶遇。

  ......有意思吗?我就问你有意思吗?你能不能把气喘匀了再瞎编?

  从家里到集市,我和父亲选的是最近的一条路。用最短的时间到了集市。爹没发现,所以肯定超爹和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所以超爹肯定是绕远路跑过来的。那么问题来了,超爹你绕城小半周就为了从另一头假装一个偶遇你有意思吗?!

  当天晚上我又住在了关家。

  原因不想解释。

  而最让我难过的是......那天早上我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我父亲在和超爹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游戏......

  “不行!你不能......唔......”我父亲的声音,然后是喘息声......

  ......看了眼天色,在离开关家的一炷香之后,我又回去了。

  “诶?广儿回来啦。”关索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对我招手。

  “......我......”

  “快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糕。”

  眼神复杂地看了会儿关索,然后默默地接过了糕。

  当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父亲似乎想解释一些什么的样子。

  爹,你别说了我都懂。

  上次你的借口是超爹呵你痒痒,这次呢?超爹捂你嘴巴?

  我瘫着脸,默默地表示:对不起我不想和你说话,我只想好好地吃个糕。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