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每次想开新坑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可以写一整个故事,但是每次都……所以这次我特别认真的先写了大纲!真的,特别用心!我决定这次先攒一波手稿,以示决心。

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天杀的世界(2)

  事实证明即使我可以徒手撸树,坐在树上吹一晚上风也是会难受的。但这并不能影响我离开这片森林的决心。

  带着我新砍下来的铺盖卷儿我重新踏上了征程。一路上遇见带苹果的树我就砍下来,说不定之后还能有什么用呢?

  天黑之前我来到了昨天看到绿胖子的那棵树附近。地面被炸出一个坑,坑里露出几块石头,看样子挺硬的,我没尝试用手挖。随便找棵树爬上去,一边啃苹果,一边用树叶把自己围起来。虽然保暖差点,但是多少可以挡一点儿风。

  吃了个苹果我尽量绷直自己坐下,毕竟树这么高,万一睡着掉下去就不好了。

  恩......明天希望能找到人家吧,不然就只能挖坑把自己埋下去了。



  我下次再也不要在树上发呆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早上像每天一样熬夜熬得双眼通红,吃个苹果做早餐,然后掀开树叶准备下树。结果一低头,脑袋偏上的地方被射了一箭......

  ......大兄弟你是骷髅吧?你是不是骷髅?

  没等我跟这大兄弟沟通一下,这大兄弟第二箭就射过来了。小伙儿我年纪正轻,虽说坐了一个晚上身上有点儿僵,但我反应还跟的上啊。

  说时迟那时快,箭快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个低头,向左一步......掉树下面了。

  ......忘了自己在树上了......我平沙落雁式坐在地上的时候以为自己药丸了。毕竟这大兄弟虽说身上没有二两肉但是箭法奇准啊!保不齐我眼睛一闭一睁,我就又出现在那片熟悉的树林里了。

  我正在这儿害怕呢,那大兄弟一脚踏出树荫给我变了个戏法儿。

  骷髅:你见过大白天平地自燃不?

  没见过没见过......

  骷髅:你见过自燃也不忘了射你两箭的骷髅不?

  ?!

  好了不闹,这大兄弟自从踏出了树荫之后就突然自燃,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它也没忘了射我两箭。

  十分钟以后我一手拿着骷髅兄弟赠送的骨头两根,一边啃着苹果。别说,这平原真是大,到处都是可爱的小动物,像什么烤鸡啦,烤牛排啦,烤羊腿啦,烤猪排啦之类的。

  咳......好了,前面几个是饿太久产生的幻觉,但最后一个真不是。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刚刚有头猪从我旁边路过,我太饿就顺手给了它一拳。毕竟我现在可是能徒手撸树的人,说不定能打死它,晚上吃什么就有着落了不是?谁知道我给它一拳之后,它就直奔前面去了。跑的那叫一个快。

  你说也是奇怪,平原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小块岩浆,这个猪吧,横冲直撞一脚踏进岩浆......然后岩浆池边上就出现了烤猪排。

  捧着喷喷香的烤猪排我大概已经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了。

  天黑之前我在地上挖了个坑,用挖出的泥土在地上累了个小土包把自己埋进去。半分钟之后我悄悄地在地上开了个洞,岩浆的光昏黄的照在小土坑里的时候我觉得稍微好了点。起码不是像活埋一样一片漆黑不是?

  晚上的时候就着岩浆的光我数了一下背包里的木头和猪排,大概......够吃两天吧?

  果然,找到活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天杀的世界(1)

  从森林里醒来的时候我是懵逼的,因为我完全记不清我上一秒在哪里在做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心生绝望。毕竟你看,哪有人一睁眼是在森林里的,哪怕不是个豪华别墅,是个小木屋也行,再不济家徒四壁我也能接受啊。

  啥都没有,抬头就是天。

  躺了大概三分钟吧,我估计是没什么人会来找我了。

  站起身扑棱扑棱灰,选了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往前走。

  事实证明人点背吧,他到底是有个头儿的。我醒过来的地方刚巧是离森林边缘不太远的地方,而我选择的方向也刚好是出来的方向而不是进去的。这是个好消息。

  当然相对的还有个坏消息:天快黑了,然而我并没有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这种大草原......天黑了是有狼的吧?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儿,讲道理比起徒手撸狼,我还是试试能不能徒手上树比较实际。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我火急火燎地找了棵看起来枝繁叶茂的树准备爬上去过夜,结果......麻麻我变成大力士啦!!!

  看看手里的一块木头,再看看凌空飞起的上半截儿树。我渐渐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我可能...已经饿出幻觉了。

  这时候我听见旁边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下意识回头,是个奇怪的绿色生物,小表情还挺好玩。这小家伙看见我之后飞奔着就过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发光。我寻思着这是要给我来个大变活人?光芒过后出现的是一位绿衣美少女?正乐呵着呢,下一秒绿衣美少女我就没看见,白光过后这家伙他......炸了。

  ......大兄弟你一声不吭就爆炸啊?!!

  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还是熟悉的天空,还是熟悉的位置。

  啊......脑袋顶上的苹果真好看。啊......身上真疼。

  瘫在地上喘两口气,站起来扑棱扑棱灰继续爬树。

  二十分钟后我凭借着过人的力气和机智的头脑,终于掌握了爬树的正确姿势:先撸树,然后往脚底下垫,三下两下就上了树。别问我为什么树没倒,完全不想解释。

  坐在树上吃着来之不易的苹果,我觉得我渐渐已经接受了事实。被炸飞都没死什么的,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还是挺好的不是嘛。一点都不疼,真的,我一点都不想家......QAQ


      准备开个我的世界同人,讲真,我的世界是真的有趣,但问题是我一不会科技二不会盖房,人物关系一团乱麻,所以请当做一个划水日常看就好啦。
ps:如果人物设定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各位给我留言,我们可以一边聊天一边设定嘛。(虽然鬼知道会不会有人看来着。)

    关于我旷了将近一年的荀郭鬼故事篇现定结局,至于会不会写出来……啊哈哈哈哈,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准呐?对吧

ummm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沉迷学习的我最近打算开个新的日常,能写多久全看造化。这次是特别开心的凯约。讲道理这对儿能吃到多少糖全仰仗着太太们的投喂,但是等食儿吃的同时我觉得我可以胡诌点儿什么奇怪的日常。大概就是这样吧

    每天翻翻的时候我就很难过啊,看到人家心灵手巧的太太发好看的同人图,好看的同人文就很羡慕啊。自己的手稿就改来改去想坨嗯……一样。心生难过。ummmm天赐我一个有趣的梗吧!就……就一点甜,哪怕全是刀子我也可以啊QWQ

想开原创的我是不是疯了?但是大概文风一如既往清奇……想到这个是因为昨天洗脸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梗儿。恩……算是梗儿吧。

一日六车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一日六车挑战失败,我现在腰疼的不行可能是和奉孝一起做仰卧起坐做的。不管你们信不信总之我先信了,那么晚安√明天继续三辆车

日常小甜饼

       一日六车之三(马赵)

  我叫赵广,我今天也被喂了一嘴狗粮。

  我有一对父母,一对......经常喂我吃狗粮的父母。

  我的父母很恩爱,恩......这应该是件好事情,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心。

  有一天我和父亲一起出门,本来只想逛一个集市的,可没想到人那么多。我和父亲被人流冲散了。恰好遗传自父亲的路痴属性发作,我走到哪儿都觉得自己好像没走过,但又好像是走过的。

  于是我兜兜转转逛了很久,终于看见一个熟悉的拐角!我一脚踏出去!......然后默默地把脚收回来。

  不是因为这不是我们家前面的拐角,是因为我超爹正拉着我爹的手,假装周围人很多的样子,搂着我爹的腰......

  爹你睁开眼睛看看周围啊!你们周围的人恨不得能离你们八百丈远啊!那些想贴上来的,都被超爹瞪走了啊喂!

  最后我是被关索带回去的。

  别问我为什么不回家,我不想回答。

  还有一次,父亲带我出去买糕。是的,我们又冒险出来了。这次我吸取教训出门没带超爹。

  可谁知道我买个糕一回头的功夫,超爹和我们来了个偶遇。

  ......有意思吗?我就问你有意思吗?你能不能把气喘匀了再瞎编?

  从家里到集市,我和父亲选的是最近的一条路。用最短的时间到了集市。爹没发现,所以肯定超爹和我们走的不是一条路,所以超爹肯定是绕远路跑过来的。那么问题来了,超爹你绕城小半周就为了从另一头假装一个偶遇你有意思吗?!

  当天晚上我又住在了关家。

  原因不想解释。

  而最让我难过的是......那天早上我回家的时候,我发现我父亲在和超爹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游戏......

  “不行!你不能......唔......”我父亲的声音,然后是喘息声......

  ......看了眼天色,在离开关家的一炷香之后,我又回去了。

  “诶?广儿回来啦。”关索站在院子里的桃树下对我招手。

  “......我......”

  “快来,我买了你喜欢吃的糕。”

  眼神复杂地看了会儿关索,然后默默地接过了糕。

  当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父亲似乎想解释一些什么的样子。

  爹,你别说了我都懂。

  上次你的借口是超爹呵你痒痒,这次呢?超爹捂你嘴巴?

  我瘫着脸,默默地表示:对不起我不想和你说话,我只想好好地吃个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