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卷可机智

首阳山上,共葬一坟头。

巍澜——一个小脑洞

  ooc预警,巍澜属于原著,只有这个二傻子一样的脑洞属于我。如果有什么不对......我再改吧。

         巍澜——既然不能同生,那就共死

  


   大庆回到家里的时候,沈巍正摩挲着手中和赵云澜的合影。斑驳的阳光透过彩色的玻璃窗照在他手中的相框上。影子一瞬间遮住了手中的相片......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人儿,一个叼着棒棒糖的小人儿,两个小人手牵着手,中间蹲着小黑猫。

   那是赵云澜特意去定的,龙城最靓的崽一次偶然的异想天开定制的。平时的时候赵云澜最喜欢躺在沙发上,盯着那块和周围格格不入的彩色玻璃窗......

   



   沈巍盯着沙发发呆。

  


   大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凑过去趴在他旁边的垫子上。

   


   过了许久,沈巍闭上眼开始回忆三天前......





 


   那天赵云澜先他一步进入战场,而后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沈巍急匆匆赶到战场上赵云澜最后出现的位置,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的敌人。




   或许并不是没有注意,只是他觉得对方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而已。

   斩魂使终究是骄傲的。




   但是很快,他就为他的骄傲付出了代价。





   沈巍以为自己把赵云澜保护的很好,但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力有不逮的时候。

   沈巍以为赵云澜能够保护自己,但他没想到,赵云澜此刻,不过肉体凡胎。




   绿色的烟雾在赵云澜身上爆裂开来的时候,沈巍有一瞬间怔楞了一下,然后飞快地跑到赵云澜身边。




    沈巍只来得及触及到赵云澜的肩膀。





    绿色的烟雾密集的出现在赵云澜的身上,赵云澜就这样在沈巍的面前。

    没了声息。





     沈巍握紧拳闭了闭眼,捡起赵云澜的枪......





     送那些该死的人去他们该去的地方后身为走到赵云澜死去的地方,默默蹲下身捡起赵云澜掉下的东西。





    从回忆中挣脱开来,沈巍拨通了那个自那天后就再也打不通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在嘀声后留言......





    “云澜,是我的错,我没能保护你......在杀死那些人之后,我想着......既然不能保护你,那或许和你一起死去也不错......”



    












     赵云澜听到这里,忍无可忍推门而入瞪着沈巍:“所以这就是你在我包里翻翻找找那么近,放弃了三级头八倍镜,最后拿了俩手榴弹送自己上天的理由???”

    



     沈面在他身后眯着眼睛笑的开心:“愿赌服输,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赵云澜:咬牙切齿

     面面:大吉大庆,今晚吃鸡











本来脑补了十万字的悲情描写,结果只写出了这么个沙雕玩意,我可能是个傻子吧。

巍澜——今天面面也试图拆散哥哥和嫂子

  我是烛九,在开始今天的故事之前我必须说一句,我当年选择追QI......随老板的时候,真的是因为他好看。


  至少不只是。



  曾几何时老板在柱里,我在柱外的时候,我以为老板对黑袍使的恨意是因为他被关了一万年。但我后来发现好像不是......老板只是热衷于让我们给黑袍使找麻烦,但是从来不同意我们对他下手。


  难不成......???黑袍使一万年前曾经欺骗过我们老板的感情,之后残忍分手。虽然我们老板被关了一万年,但是还对他余情未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似乎是比较合理的解释了......


  之前我一直在劝我的同事们做事不要冲动,一个完美的计划是成功的前提。但这次我就是忍不住冲动一下。



  我和黑袍使打了一架。



  当然结果很明显。



  我缠着绷带接受老板爱的教育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委婉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老板,天涯何处无芳草,黑袍使也不是您唯一的选择对吧?比如说,您看您可以找一个既听话又聪明还和您有共同目标的人,您觉得呢?



   在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之后我得到了老板少见的关心。



  “烛九,你脑子有什么病?”


  

  emmmm想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办公室恋情算病吗?



  那天之后,老板就从此拒绝和我谈论这样的话题。但是也挺好的,至少知道老板和黑袍使之间并没有什么爱恨情仇了对吧。


  

  之后我又和黑袍使交手了几次,均以失败告终。鸦青劝过我几次,但我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嘛?尤其是你一边说服我还一边吃苹果???


  哼!



  直到最近,老板终于离开了他的一万年不动产,而我,从未如此贴近老板的心。

  

 


  有一天老板突然想到了一个分离黑袍使和赵云澜的办法,但是emmmmm......我觉得这个计划稍微有一点瑕疵。



  老板想用一个非常巧妙的方式让赵云澜主动离开黑袍使。用一个......反向操作的方式。




  老板说赵云澜之所以喜欢黑袍使,是因为他欲望太多,那么如何让他离开黑袍使呢?



  割......割除他的欲望?

  是我想的那样吗?

  结合自身情况我忍不住缩在老板胃里瑟瑟发抖。




  老板向来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他既然决定了就会实施下去,但我没想到赵云澜反应更快。



  事情是这样的:我老板选了一天黑袍使不在,特意打扮成黑袍使的样子,穿了新做的衣服,然后来到特调处。


  


  “我的小云澜在里面吗?”我听到老板这么说。


  

   呃......行吧,反正他也要被割掉了。


  

  之后在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几句交谈之后,老板成功的靠近了赵云澜。




  很好,只要老板一刀子下去就可以......


  被赵云澜用枪捅了腰子......


  

  ???哎呦赵云澜你枪捅哪儿呢,我跟你讲你这枪万一走火了,我老板可就从此单身了。


  

  ......虽然以前他也是单身。



  

   emmmmmm......此次行动以失败告终。



  行动失败后老板坐在天柱下面思索了很久。就在我以为老板可能会因为差点失去了他的腰子而自闭的时候。老板一拍大腿。




  “既然不能割除小云澜的欲望,那不如......让他对我哥失去兴趣。”


   

   嗯?你哥?黑袍使是你哥???



   “我和他长着一样的脸,所以肯定不是因为脸......”



   

   也......不一定啊,赵云澜那厮对你明显比对付我的时候手段要温和一些啊。





   “难道......”老板眯起眼睛歪着头“是因为头发吗?”



   我觉得老板要搞大事。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老板不惜花了大力气活捉了黑袍使。但没有伤害他,只是把他绑在天柱上。


   


   我以为老板心软了,毕竟他之前对我们下命令的时候也有尽量不要伤害黑袍使的意思。


   

  

   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是家......老板你手里的是什么???


   

 

   我错了,老板他确实没有对黑袍使造成什么重创,但是他转身拿起了剪子和剃刀......





   那三十分钟可能是我过得最漫长的三十分钟。

   我可以感觉到老板的心跳很快,但他的手一点都没抖。特别沉稳的剃秃了黑袍使四周的头发只留下脑袋正中央的一撮。


   

   我不太忍心去看黑袍大人的脸,但我想他的表情一定很绝望。怎么说呢?我老板能领导数十万幽畜果然并不只是因为他强大的实力......




   之后事情的走向完全按照老板的预想在实现。





   赵云澜经历了千难万险,最终从老板手里救出了生无可恋的沈教授。标准的王子公主结局。




   赵王子开枪突突了半天才得以在老板放水的情况下赶走了他。




   之后的场面有一些美丽,有一些感动。我想我大概是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忘记沈教授看到赵云澜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愣在原地至少半分钟,然后突然涨红的脸和憋笑的表情的时候那个绝望的眼神。以及他被救走的时候回头瞪向老板的试图通过眼神杀死老板的样子。


   

  


  神气什么?谁还不是老板亲自给染的发了!


  



  故事的最后,老板蹲在天柱的前面,听着鸦青汇报说赵云澜并没有离开黑袍使,反倒是黑袍使大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愿意出门,出门也不愿意见赵云澜。老板沉思了一会儿,把玩着手杖语气失落“不是因为头发......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一个大胆的想法

ummmm只是一个不成形的想法,想请哪位神仙太太写一写。
某一天哥哥和白甜甜一起和朋友出去玩,玩了一天晚上的时候大家提议要去唱歌。唱歌的时候大家抽签决定唱什么,哥哥抽到九号,甜甜抽到三号。
三号的歌是一首特别攻气的歌(我的曲库并不容许我找到这样的歌)白甜甜自一为是特别潇洒的拿起麦唱完,然后向哥哥挑眉。哥哥就很无奈的笑。
到九号的时候,曲子一放出来哥哥就笑了。
曲子是那种很老的曲子,朋友们就都忍不住笑出声。在朋友们的起哄下,哥哥笑着拿起麦开始唱: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白甜甜……白甜甜从脸红到脖子根儿。

就突然想到一个梗:
今天的地星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光源,这种光源总是突然在地星各大酒吧出现,然后一段时间后消失,被迫成为光源的地星居民在结束自己作为光源的或长或短的时间后大多数男性都是快被撑死的表情,少数男性面无表情。大多数女性露出姨母笑,少数女性获得能力:反复死亡。
已知的是这种成为光源的能力是被动的,有传递性的。那么我们现在来采访一下成为过光源的路人朋友们。
卷:这位朋友你好,请问您是如何成为光源的呢?
路人A:面无表情,手扶着胃部
卷:啊哈哈哈哈……这位朋友不太热情呢……那我们换一个好了。对不起打扰一下,这位朋友,请问您是如何成为光源的呢?
路人B: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卷:……ummmm,让我们再换一个。对不起,打扰一下,这位……猫咪?请问您是如何成为光源的呢?
路猫C:……因为我看到一对狗……英俊帅气风度翩翩的模范夫夫在旁若无人的秀恩爱。
猫咪先生停顿一下后露出谄媚的表情……(我为什么能从猫脸上看出谄媚的表情)
卷:……请问您这个诡异的转折和那边正看着我们的叼着棒棒糖的男人有什么关系嘛?
猫咪先生:不,没有,绝对不是因为小鱼干。
卷:……

突然之间,小记者仿佛看到了什么,身上渐渐的开始发起了光……

第二天小记者的关于地星突然产生传递式可移动光源的采访中这样写到:
光源特性:产自地星人体,也可产生于普通人体。
                    可传递,非自愿,光芒过后会有强烈的饱腹感。

光源产生原因:因为看到斩魂使及其家属惨无人道的                   流动式秀恩爱。

感想:看到他们互动的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有一百瓦。

每次想开新坑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可以写一整个故事,但是每次都……所以这次我特别认真的先写了大纲!真的,特别用心!我决定这次先攒一波手稿,以示决心。

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天杀的世界(2)

  事实证明即使我可以徒手撸树,坐在树上吹一晚上风也是会难受的。但这并不能影响我离开这片森林的决心。

  带着我新砍下来的铺盖卷儿我重新踏上了征程。一路上遇见带苹果的树我就砍下来,说不定之后还能有什么用呢?

  天黑之前我来到了昨天看到绿胖子的那棵树附近。地面被炸出一个坑,坑里露出几块石头,看样子挺硬的,我没尝试用手挖。随便找棵树爬上去,一边啃苹果,一边用树叶把自己围起来。虽然保暖差点,但是多少可以挡一点儿风。

  吃了个苹果我尽量绷直自己坐下,毕竟树这么高,万一睡着掉下去就不好了。

  恩......明天希望能找到人家吧,不然就只能挖坑把自己埋下去了。



  我下次再也不要在树上发呆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早上像每天一样熬夜熬得双眼通红,吃个苹果做早餐,然后掀开树叶准备下树。结果一低头,脑袋偏上的地方被射了一箭......

  ......大兄弟你是骷髅吧?你是不是骷髅?

  没等我跟这大兄弟沟通一下,这大兄弟第二箭就射过来了。小伙儿我年纪正轻,虽说坐了一个晚上身上有点儿僵,但我反应还跟的上啊。

  说时迟那时快,箭快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个低头,向左一步......掉树下面了。

  ......忘了自己在树上了......我平沙落雁式坐在地上的时候以为自己药丸了。毕竟这大兄弟虽说身上没有二两肉但是箭法奇准啊!保不齐我眼睛一闭一睁,我就又出现在那片熟悉的树林里了。

  我正在这儿害怕呢,那大兄弟一脚踏出树荫给我变了个戏法儿。

  骷髅:你见过大白天平地自燃不?

  没见过没见过......

  骷髅:你见过自燃也不忘了射你两箭的骷髅不?

  ?!

  好了不闹,这大兄弟自从踏出了树荫之后就突然自燃,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它也没忘了射我两箭。

  十分钟以后我一手拿着骷髅兄弟赠送的骨头两根,一边啃着苹果。别说,这平原真是大,到处都是可爱的小动物,像什么烤鸡啦,烤牛排啦,烤羊腿啦,烤猪排啦之类的。

  咳......好了,前面几个是饿太久产生的幻觉,但最后一个真不是。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刚刚有头猪从我旁边路过,我太饿就顺手给了它一拳。毕竟我现在可是能徒手撸树的人,说不定能打死它,晚上吃什么就有着落了不是?谁知道我给它一拳之后,它就直奔前面去了。跑的那叫一个快。

  你说也是奇怪,平原的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小块岩浆,这个猪吧,横冲直撞一脚踏进岩浆......然后岩浆池边上就出现了烤猪排。

  捧着喷喷香的烤猪排我大概已经不知道科学是什么了。

  天黑之前我在地上挖了个坑,用挖出的泥土在地上累了个小土包把自己埋进去。半分钟之后我悄悄地在地上开了个洞,岩浆的光昏黄的照在小土坑里的时候我觉得稍微好了点。起码不是像活埋一样一片漆黑不是?

  晚上的时候就着岩浆的光我数了一下背包里的木头和猪排,大概......够吃两天吧?

  果然,找到活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啊......


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天杀的世界(1)

  从森林里醒来的时候我是懵逼的,因为我完全记不清我上一秒在哪里在做什么。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心生绝望。毕竟你看,哪有人一睁眼是在森林里的,哪怕不是个豪华别墅,是个小木屋也行,再不济家徒四壁我也能接受啊。

  啥都没有,抬头就是天。

  躺了大概三分钟吧,我估计是没什么人会来找我了。

  站起身扑棱扑棱灰,选了一个方向漫无目的往前走。

  事实证明人点背吧,他到底是有个头儿的。我醒过来的地方刚巧是离森林边缘不太远的地方,而我选择的方向也刚好是出来的方向而不是进去的。这是个好消息。

  当然相对的还有个坏消息:天快黑了,然而我并没有找到有人烟的地方。这种大草原......天黑了是有狼的吧?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身板儿,讲道理比起徒手撸狼,我还是试试能不能徒手上树比较实际。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我火急火燎地找了棵看起来枝繁叶茂的树准备爬上去过夜,结果......麻麻我变成大力士啦!!!

  看看手里的一块木头,再看看凌空飞起的上半截儿树。我渐渐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我可能...已经饿出幻觉了。

  这时候我听见旁边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下意识回头,是个奇怪的绿色生物,小表情还挺好玩。这小家伙看见我之后飞奔着就过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发光。我寻思着这是要给我来个大变活人?光芒过后出现的是一位绿衣美少女?正乐呵着呢,下一秒绿衣美少女我就没看见,白光过后这家伙他......炸了。

  ......大兄弟你一声不吭就爆炸啊?!!

  再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还是熟悉的天空,还是熟悉的位置。

  啊......脑袋顶上的苹果真好看。啊......身上真疼。

  瘫在地上喘两口气,站起来扑棱扑棱灰继续爬树。

  二十分钟后我凭借着过人的力气和机智的头脑,终于掌握了爬树的正确姿势:先撸树,然后往脚底下垫,三下两下就上了树。别问我为什么树没倒,完全不想解释。

  坐在树上吃着来之不易的苹果,我觉得我渐渐已经接受了事实。被炸飞都没死什么的,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还是挺好的不是嘛。一点都不疼,真的,我一点都不想家......QAQ


      准备开个我的世界同人,讲真,我的世界是真的有趣,但问题是我一不会科技二不会盖房,人物关系一团乱麻,所以请当做一个划水日常看就好啦。
ps:如果人物设定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各位给我留言,我们可以一边聊天一边设定嘛。(虽然鬼知道会不会有人看来着。)

    关于我旷了将近一年的荀郭鬼故事篇现定结局,至于会不会写出来……啊哈哈哈哈,这种事情怎么说得准呐?对吧

ummm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沉迷学习的我最近打算开个新的日常,能写多久全看造化。这次是特别开心的凯约。讲道理这对儿能吃到多少糖全仰仗着太太们的投喂,但是等食儿吃的同时我觉得我可以胡诌点儿什么奇怪的日常。大概就是这样吧